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我的一天:手工朱古力製造者

對於美食家和甜食控來說,Amit Oz和Celine Herren這對以色列瑞士情侶幾乎擁有一份夢想職業──為他們的bean-to-bar品牌Conspiracy Chocolate製作手工朱古力,過程一絲不苟,他們的精心傑作現已隆重登陸太古廣場的Sweet World。這個品牌經常利用地中海菜式的食材,以瑞士朱古力的製法,創造出新奇和實驗性的口味。


製作朱古力真的樂趣無窮?Celine說:「當你製作朱古力,實在很難生氣。說到手工製作,尤其是製作食物,不單能讓人放鬆心情,同時能讓我們與大自然連結,延續歷史悠久的製法。這亦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因為每一批朱古力都不同,每次在製作過程中都需要作出調整。」


我們把Celine的說話放在心上,跟這對情侶度過一天,找出製作完美朱古力的成功要素。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demonstrating chocolate making

清早


Celine說:「我們通常八點起床,我會做瑜伽,而Amit就查看電郵。我們會跟著每週製作表來規劃好每一天,因為一塊朱古力需要花五天時間去製造。我們會間歇性地禁食,所以不會吃早餐,但我們一大早就會準備午餐,通常有蛋、牛油果、酸種麵包和沙律,然後才去位於黄竹坑的廚房。」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demonstrating chocolate making

早上


Amit說:「我們通常九點到達廚房。首先,我們開啟調溫機,把新鮮朱古力倒進去,預熱需要一段時間。然後我們會衡量訂單和存貨,計劃好當天製作的朱古力口味,以及每種口味的數量,再量度和準備好當天使用的配料。Celine通常會負責烤果仁、磨香料和用手摘花椒。我會在爐頭炒香料、製作焦糖和薄脆。配料準備好後會加進朱古力漿,就可以準備把朱古力漿倒模成型。這個步驟講求迅速精準,因為每一款配料的處理程序都不同。我們傾向每次專注製作一種口味,方便我們使用同一批廚房工具。在每個模具倒進適量的朱古力漿,混進配料,再塑型。我們會將模具拍打在工作桌上,把朱古力漿平均分布和消除氣泡,再放進雪櫃冷藏。我們會重複相同步驟去製作當天所有口味的朱古力。」


午飯時間


「等待朱古力在雪櫃凍結成型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吃準備好的輕盈午餐。如果機器發生故障,或是我們因為壓力而出錯,我們會出去吃越南河粉,平伏心情重新再來。」Celine說。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s Conspiracy Chocolate with exotic ingredients

下午


「當朱古力塊成型,我們會小心翼翼地拿出來包裝,然後可能會繼續研發口味。例如,我們過去幾星期都在研究哈爾瓦酥糖,但我們仍在改良食譜。接著我們通常會烤可可豆。一批四分之一公斤的可可豆需要烤大約半小時,我們每次會烤三批,再把可可豆放涼一整晚。第二天,我們把烤好的可可豆破殼和進行篩選,再放進精磨機三天,可可豆會慢慢變成幼滑的朱古力漿。我們每天會進行試味,在慢磨的過程中進行調整。完成這些程序後,我們會花大約一小時來清理廚房,到大約五點就回去西營盤的住所。」Amit解釋。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planning new chocolate recipes

晚上


Celine總結說:「晚上我們大多數留在家,一邊陪伴我們的貓Beyoncé,一邊討論公司的生意。我們可能會構想新口味及進行試味,對於這門生意,這也許是我們最喜歡的部分,尤其是當我們在研究的香料是配搭美食的妙方,但放進朱古力裡卻看似奇怪。我們的創意源源不絕,經常討論瘋狂的口味配搭到半夜。其實我們在調配聖誕限定口味的產品,很快便會推出。給你一個貼士:這並不是朱古力!我們亦會在晚上給寄賣我們產品的商店補貨,花時間去收集他們的意見。我們喜歡與店家互動,讓他們品嚐新研發的產品,他們就可以跟客人討論。要不然我們會去山頂夜行或者上健身室,然後煮一頓健康的晚餐、回覆電郵和討論市場營銷及產品銷售。由於我們住在一起,我們的話題總是離不開朱古力。」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