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我的一天:手工巧克力制造者

对于美食家和甜食控来说,Amit Oz和Celine Herren这对以色列瑞士情侣几乎拥有一份梦想职业──为他们的bean-to-bar品牌Conspiracy Chocolate制作手工巧克力,过程一丝不苟,他们的精心杰作现在已隆重登陆太古广场的Sweet World。这个品牌经常利用地中海菜式的食材,以瑞士巧克力的制法,创造出新奇和实验性的口味。


制作巧克力真的乐趣无穷?Celine说:“当你制作巧克力,实在很难生气。说到手工制作,尤其是制作食物,不单能让人放松心情,同时能让我们与大自然连结,延续历史悠久的制法。这亦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因为每一批巧克力都不同,每次在制作过程中都需要作出调整。”


我们把Celine的说话放在心上,跟这对情侣度过一天,找出制作完美巧克力的成功要素。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demonstrating chocolate making

清早


Celine说:“我们通常八点起床,我会做瑜伽,而Amit就查看电邮。我们会跟着每周制作表来规划好每一天,因为一块巧克力需要花五天时间去制造。我们会间歇性地禁食,所以不会吃早餐,但我们一大早就会准备午餐,通常有鸡蛋、牛油果、酸面包和沙拉,然后才去位于黄竹坑的厨房。”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demonstrating chocolate making

早上


Amit说:“我们通常九点到达厨房。首先,我们开启调温机,把新鲜巧克力倒进去,预热需要一段时间。然后我们会衡量订单和存货,计划好当天制作的巧克力口味,以及每种口味的数量,再量度和准备好当天使用的配料。Celine通常会负责烤坚果、磨香料和用手摘花椒。我会在炉头炒香料、制作焦糖和脆片。配料准备好后会加进巧克力浆,就可以准备把巧克力浆倒模成型。这个步骤讲求迅速精准,因为每一款配料的处理程序都不同。我们倾向每次专注制作一种口味,方便我们使用同一批厨房工具。在每个模具倒进适量的巧克力浆,混进配料,再塑型。我们会将模具拍打在工作桌上,把巧克力浆平均分布和消除气泡,再放进冰箱冷藏。我们会重复相同步骤去制作当天所有口味的巧克力。”


午饭时间


“等待巧克力在冰箱冻结成型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吃准备好的轻盈午饭。如果机器发生故障,或是我们因为压力而出错,我们会出去吃越南河粉,平伏心情重新再来。”Celine说。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s Conspiracy Chocolate with exotic ingredients

下午


“当巧克力块成型,我们会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包装,然后可能会继续研发口味。例如,我们过去几星期都在研究哈尔瓦酥糖,但我们仍在改良食谱。接着我们通常会烤可可豆。一批四分之一千克的可可豆需要烤大约半小时,我们每次会烤三批,再把可可豆放凉一整晚。第二天,我们把烤好的可可豆破壳和进行筛选,再放进精磨机三天,可可豆会慢慢变成幼滑的巧克力浆。我们每天会进行试味,在慢磨的过程中进行调整。完成这些程序后,我们会花大约一小时来清理厨房,到五点左右就回去西营盘的住所。”Amit解释。

Amit Oz and Celine Herren of Conspiracy Chocolate planning new chocolate recipes

晚上


Celine总结说:“晚上我们大多留在家,一边陪伴我们的猫Beyoncé,一边讨论公司的生意。我们可能会构想新口味及进行试味,对于这门生意,这也许是我们最喜欢的部分,尤其是当我们在研究的香料是配搭美食的妙方,但放进巧克力里却看似奇怪。我们的创意源源不绝,经常讨论疯狂的口味配搭到半夜。其实我们在调配圣诞限定口味的产品,很快就会推出。给你一个提示:这并不是巧克力!我们亦会在晚上给寄卖我们产品的商店补货,花时间去收集他们的意见。我们喜欢与店家互动,让他们品尝新研发的产品,他们就可以跟客人讨论。要不然我们会去山顶夜行或者上健身房,然后煮一顿健康的晚饭、回覆电邮和讨论市场营销及产品销售。由于我们住在一起,我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巧克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