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我的一天:潘楚颖

Chief Brand Officer of PYE, Dee Poon, in her Hong Kong office
PYE“派”品牌总监潘楚颖,摄于香港办公室

PYE“派”专攻纯棉衬衫市场,以历久常新、高雅、品质优秀的设计闻名,品牌总监潘楚颖(Dee Poon)将带我们看看她平常的日程。


清早


“如果在香港,清早起来我会先做瑜伽,然后花点时间查看电子邮件。要是有什么要写或思考,我会在开始一天工作之前先完成它们,因为这个时候头脑比较清醒,我的专注力也较高。若要离港,尤其是去内地的话,我偏好坐早上的航班,尽量在午饭前抵达目的地。所以我要很早起床,但这样较有利工作。”

Work in progress at the PYE offices
PYE“派”办公室的工作板

早上


“我通常在九点半左右回到办公室,开始与我的团队工作,但上班时间视乎季节而变化。时装行业的工作周期十分规律,所以我们有时候专注设计和采购,有时候专注市场推广,也不时需要处理关于基建和供应链的基本事务。我最喜欢开发产品,并认为它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产品是品牌给予顾客的最大承诺,且是接触他们的桥梁,所以我们要竭力提供最佳商品。去年,我开始研究环保产品,所以更常与工厂和可持续发展团队接洽,了解和探讨何谓‘绿色’服饰。这项任务让人相当兴奋,相信我们明年推出新品的时候,反应一定会很好”


午饭时间


“我通常会趁午饭时间离开公司,跟朋友见见面,都去中环或太古广场一带。我还会顺道去其中一间PYE‘派’分店走一趟,确保店内一切妥当,看看有什么畅销产品、全新陈列产品,并跟大家闲聊一番。而且,我绝非那种可以整天工作不休息的人,必须出去走走才能保持头脑清醒,接触工作以外的事情,好让大脑休息。”

Left: Dee considers fabric swatches in the office / Right: PYE’s Pacific Place store
左图:Dee在办公室挑选布料 / 右图:PYE“派”设于太古广场的分店

下午


“午饭后,我大概两点或两点半回到办公室。我通常会以‘一对一’环节开始下午的工作,跟我的一名下属单独对谈,确保大家清楚了解彼此的进度,并且方向一致,约花60到90分钟。其余时间,我要么跟一组人合作,要么拿着巧克力穿梭办公室跟同事聊天,听来好像很没计划,其实也的确如此。我要对公司有全面了解,如果我能略花时间与同事联谊,请他们吃巧克力,对工作一定有好处。如果有朋友来了香港,我或会出去跟对方喝咖啡小聚,但最好晚点才去,因为太早去我会分心,回到公司又会忍不住分享我刚听闻的疯狂主意,大谈如何从公共卫生、环保、艺术或科技着手 ‘改变世界’。我兴奋的时候,就会说个不停,这样十分骚扰其他同事!”

Dee adjusts merchandise at PYE’s Pacific Place store
Dee在太古广场的PYE“派”分店整理商品

傍晚


“我希望有固定的下班时间,那样就能在大部分日子于六点左右上健身室。由于我经常出国,所以发现身在不同时区的时候,运动对我的睡眠和工作大有帮助。我会一边用椭圆机,一边看电视节目或杂志,掌握白天错过的资讯。”


晚上


“现在我很少在平日夜晚外出,因为我越来越早起床。下班后,我最爱跟朋友去Ten Feet Tall做足部按摩松一松,不然就是回家休息。我和家人在同一幢大厦,所以我们不时一起去祖母家吃晚饭。或在辛劳工作一天后,独自在家看书或奈飞视频也是一大享受。我不易入睡,所以我很早开始点助眠精油进行冥想,尽量维持七小时睡眠,让我有足够精神应付新的一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