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29 October 2018
Bridget Barnet
攝影
Stephanie Teng
29 October 2018
Bridget Barnet
攝影
Stephanie Teng

我的一天:潘楚穎

Chief Brand Officer of PYE, Dee Poon, in her Hong Kong office
PYE「派」品牌總監潘楚穎,攝於香港辦公室

PYE「派」專攻純棉恤衫市場,以歷久常新、高雅、品質優秀的設計聞名,品牌總監潘楚穎(Dee Poon)將帶我們看看她平常的日程。


清早


「若在香港,清早起來我會先做瑜伽,然後花點時間查看電郵。如果有什麼要寫或思考,我會在開始一天工作之前先完成它們,因為這個時候頭腦比較清醒,我的專注力也較高。若要離港,尤其是去內地的話,我偏好坐早上的航班,儘量在午飯前抵達目的地。所以我要很早起床,但這樣較有利工作。」

Work in progress at the PYE offices
PYE「派」辦公室的工作板

早上


「我通常在九點半左右回到辦公室,並開始與我的團隊工作,但上班時間視乎季節而有所不同。時裝行業的工作周期十分規律,所以我們有時候專注設計和採購,有時候專注市場推廣,亦不時需要處理關於基建和供應鏈的基本事務。我最喜歡開發產品,並認為它是最重要的一環,因為產品是品牌給予顧客的最大承諾,且是接觸他們的橋樑,所以我們要竭力提供最佳商品。去年,我開始研究環保產品,所以更常與工廠和可持續發展團隊接洽,了解和探討何謂『綠色』服飾。這項任務讓人相當興奮,相信我們明年推出新品的時候,反應一定會很好。」


午飯時間


「我通常會趁午飯時間離開公司,跟朋友見見面,都去中環或太古廣場一帶。我還會順道去其中一間PYE『派』分店走一趟,確保店內一切妥當,看看有什麼熱銷產品、全新陳列設計,並跟大家閒聊一番。而且,我絕非那種可以整天工作不休息的人,必須出去走走才能保持頭腦清醒,接觸工作以外的事情,好讓大腦休息。」

Left: Dee considers fabric swatches in the office / Right: PYE’s Pacific Place store
左圖:Dee在辦公室挑選布料 / 右圖:PYE「派」設於太古廣場的分店

下午


「午飯後,我大概兩點或兩點半回到辦公室。我通常會以『一對一』環節開始下午的工作,跟一名下屬單獨對談,確保大家清楚了解彼此的進度,並且方向一致,大概用60到90分鐘吧。其餘時間,我要麼跟同事一起合作,要麼拿著朱古力穿梭辦公室跟同事聊天,聽來好像很沒計劃,其實也的確如此。我要對公司有全面了解,所以若我能略花時間與同事聯誼,請他們吃朱古力,對工作一定有好處。若有朋友來了香港,我可能會出去跟對方喝咖啡小聚,但最好晚點才去,因為太早去我會分心,回到公司又會忍不住分享我剛聽聞的瘋狂主意,大談如何從公眾衛生、環保、藝術或科技著手『改變世界』。我興奮的時候,就會說個不停,這樣十分騷擾其他同事!」

Dee adjusts merchandise at PYE’s Pacific Place store
Dee在太古廣場的PYE「派」分店整理商品

傍晚


「我希望有固定的下班時間,那樣就能在大部分日子於六點左右上健身室。由於我經常出國,所以發現身在不同時區的時候,運動對我的睡眠和工作大有幫助。我會一邊踩漫步機,一邊看電視節目或雜誌,掌握白天錯過的資訊。」


晚上


「現在我很少在平日夜晚外出,因為我愈來愈早起床。下班後,我最愛跟朋友去Ten Feet Tall做足部按摩鬆一鬆,不然就是回家休息。我和家人住在同一幢大廈,所以我們不時一起去祖母家吃晚飯。或在辛勞工作一天後,獨自在家看書或Netflix節目也是一大享受。我不易入睡,所以我很早開始點助眠精油進行冥想,儘量維持七小時睡眠,讓我有足夠精神應付新的一天。」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