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从前,“慢”算是等同于“坏”,服务慢、速度慢、脑筋慢等等,都有令人不满、沮丧、不耐烦的意思。现在,今非昔比,慢活文化在过去几年开始得到支持,象征优秀的品质、有意义的联系、深刻享受生活的能力,以及对可持续生活的追求。


然而,其实这趟文化转型早在过去30年已经开始。1986年,意大利的社会活跃分子卡洛·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创立了非牟利组织Slow Food,推广本地食物和传统烹饪,后来更普及至全球。2004年,加拿大作家卡尔·欧诺黑(Carl Honoré)在其著作《慢活》,更自创“慢活运动”一词,提倡平衡各个生活层面的文化现象。正当我们的生活节奏比从前更加急促,慢活文化于近年亦迅速抬头,仿佛是带矛盾的幽默。


其实不难明白这个转变的由来。在这个事事讲求科技和效率的时代,加上即时社交媒体和快速消费大行其道,慢慢享受早晨、重新与自己连结的人生似乎更为吸引,而正念和冥想手机应用程序Headspace大受欢迎,也足以证明这一点。这同样是瑜伽运动在全球取得空前成功的原因,香港也不例外,看看本地瑜伽中心Pure Yoga发展蓬勃就知道,由2002年开业至今,已在全港12个地点开设分店,包括太古广场和星街小区。他们每周开设1,600节瑜伽课,几乎总是爆满,而瑜伽导师的训练课程同样座无虚席。


近年大家愈来愈关注环保议题,这也是慢活文化掀起热潮的原因。随着全球暖化问题迫在眉睫、堆填场无法不停接收大量被丢弃的量产物品,大家开始反思自己的消费行为。

Lala Curio, another shop in the Star Street area specializing in artisanal home furnishings, handmade wallpaper and one-of-a-kind objets d’arts, has built a loyal customer base – both here and internationally – on that same ethos of quality and uniqueness.

旅游、时装和设计等行业也开始重新审视有关议题。今天,愈来愈多服务行业与本地社区合作,尽量善用现有资源、推动环保。体验式行程也融入慢活元素,推出前往西班牙享受乡村生活和深入喜马拉雅山脉牧羊等方案,除了惯常的海滩假期,这些体验旅程也是不错的选择。今天,就连去海滩度假,游客也能参与清洁行动、上伸展课和日出冥想等另类活动,而且并不局于某一个旅游胜地。


不管是高级还是高街的时装品牌,也开始重新思考其生产过程,力抗每几个月就要推出新品的市场压力。时装名牌古驰的创意总监亚力山卓·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在2017年9月对此表示强烈支持,并在2018年春夏系列时装展的简介中写道:“抵抗疯狂追求速度、令人失去自我的魔咒;不计代价抵抗务要推陈出新的错觉。”


自那之后,古驰承诺秉行可持续发展和高透明度的运营方式。去年,他们推出Gucci Equilibrium古驰平衡计划,旨在以此平台实践社会和环保责任。


其他品牌则以支持精湛手工艺和道德采购体现慢活,例如希尔瑞(Theory)推出“Good Fabrics”计划,采用来自意大利再生制造先锋编织的优质美丽诺羊毛设计时装。又如有182年历史的爱玛仕(Hermès),一直以纯手工精心制作产品,多年来也因为这点而广受追捧,近年更带动全球销量增长。

Multi-brand concept store Kapok prides itself on carrying niche designers and products that will last for more than one season

同理,不少独立的小店也因为放慢业务步伐而取得成功。香港的星街小区林立许多这类小店,例如大量供应“慢工炮制”和地道食材与菜式的餐厅,而这股风气在时装店和家品店同样盛行。多元品牌概念店Kapok正是一个好例子,采购总监Chris Lo指他们以引入小众设计师和“不仅流行一季”产品为傲,并补充说:“创意和工艺比迎合潮流更加重要,我们设计的时装着重内涵,不流于表面。”她又留意到愈来愈多人欣赏他们这个做法,她说顾客“想要别具特色、独一无二的产品,而不是昙花一现的潮物” 。


邻近星街小区的另一小店Lala Curio专门售卖工艺家品、手工墙纸和非同凡响的艺术品,着重品质之余,也充满独特性,吸引了一批本地和海外的忠实粉丝。他们更与北京附近的工匠联手制作景泰蓝产品,并在苏州开立工作室设计墙纸。Lala Curio的创始人Laura Cheung说这间小店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以较缓慢、较有意思的步伐设计产品。


她说:“我们正在重塑日渐没落的亚洲工艺品,而此举深得顾客支持。我们想歌颂制作产品背后所花的技巧、时间和工艺,以及所牵涉的制作流程,不管过程有多慢、琐碎或复杂也没关系。我认为这就是新奢侈品,我们创作的产品不仅能做到‘入流’,还能流传到下一代。我相信大家比从前更加欣赏这种模式,因为快速时装和快速消费主义的潮流带来太多问题。”


Cheung以此总结当前的心情:“大家一直期待更进一步的可持续生活模式,但也希望可以保留传统,而慢活文化最能兼顾两者了。”

类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