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永久保存你的思念

数千年来,书信文化跨越国家以至各大洲。由古时开始,从中国到印度、埃及到希腊,不同地方的人都以书信交流,把想法刻在蜡板、陶器、动物皮革和莎草纸上。


书信的速度当然比不上现今科技,可是它于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实在无庸置疑。以前,我们以书信传递消息,或者交换平凡念头,而它已成为极为宝贵的历史见证。大家一直热衷于发掘名人之间的书信来往,内容除了揭示当时的社会面貌,还会透露执笔者鲜为人知的一面。


德国大文豪歌德曾写道:“书信是人一生留下来最珍贵的纪念。”因此,很多人收集不同的书信,以书信集和收藏方式出版,让读者一探名人之间的关系和他们的生活风格,例如《A Life in Letters》就辑录了George Orwell和PG Wodehouse的书信。

书信的内容十分私密,写信的人想必也没有预计会有收件人以外的读者。信函里的一字一句,都在展示执笔者的灵魂,写给不同对象的信件,也反映他们多样的个性,特别是写给爱人的信。事实上,情信一向十分引人入胜,例如艺术家情侣Georgia O’Keeffe和Alfred Stieglitz谈了30年恋爱,期间写了超过5,000封情信,有时候于同一天内多次寄出多封。Emily Dickinson写过多封动人的情信给她的秘密情人,而Ernest Hemingway也不时和爱人及母亲通信。


以前没有互联网,电话也很罕见和昂贵,所以书信是唯一可行的沟通方式,让人和不常踫面的朋友保持联络,直到近来才被取缔。当电子通信无处不在,难怪书信逐渐式微。


然而,书信并非只因通信的需求而存在。书信不单是一堆字词。写信需要时间,而字里行间都表达一种亲密的感情,令读者能够感受笔者花的心思。有些情感只有书信才能表达,因此它才一直存留下来。

每封信都记载一个确实的时机,例如祝贺别人订婚、孩子出生。这些时机非常特别,发送人不希望以电邮草草了事,所以隆重其事亲手执笔,借此表达对挚爱亲朋的关心。虽然你可以送出一条简讯,或者打一通电话,但是这样道谢也不及一封感谢信来得诚恳。打一封电邮,需时不过数十秒,但是写一封信要更多时间,也代表你对收信人的思念更长、更深。如果想要致以慰问,一封信函让人可以反复细阅,为对方带来长久的安慰。


手写字也是圣诞卡的重要一环。与其打印你的祝福、夹于卡片间,何不亲手写下你的心意,回顾往年同时展望将来,让你的朋友感受背后的真摰情感。手写圣诞卡会得到珍视,也会被用来装饰家居,迎接佳节到来,即使庆祝过后,也会保存下来,每年打开来再看,回忆家人多年来的温馨时刻。


虽然写信也许不再流行,但这种形式永远值得欣赏,除了让笔者静下来思考书写的内容,也让收信的人充分感受到文字里的爱念和关怀。一封真诚的信,价值绝对不止一纸墨书。

类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