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我的一天:赵千媄博士

“父母从小对我管教特别严厉。”香港心理咨询师兼社会企业家赵千媄(Jamie)在访问开首这么说。“久而久之,我把那些批评的声音内化,并堕入负面情绪的漩涡。不难想象,我在少年时期总是愁眉不展、缺乏自信、讨厌自己,经常为了芝麻小事自责。可悲的是我压抑这些情绪长达十年,这正好跟统计数据不谋而合,很多人经历了精神困扰长达十年才求助。那些还在苦海浮沉的朋友,往往因为难以找到援助而举步为艰。”


Jamie的个人经历激发她创办The Brightly Project专案,旨在消除学生对心理健康的忌讳和批判。她与团队积极推出多个创新对策,包括手机应用#TrueFeels,由认证专家为受困扰的青少年用户打气和提供解决良方,直到他们的情绪好转。Jamie的工作成绩斐然,更让她入选《福布斯》亚洲版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并跻身《Hong Kong Tatler》的Gen.T榜单。“我想让学生体会到求助不是那么可怕,不必忌讳,并帮助他们更快重拾干劲,展望将来。”


The Style Sheet跟你一同看看创科社会企业家兼心理咨询师平常的日程。


清晨


“我大概早上七点半起床,然后打开瑜伽垫做三次拜日式和稍作伸展,迎接新一天。然后我会磨豆泡咖啡,一边呷着,一边细想今天要做些什么,重点是要有清晰的目标,因此我们每天早上也会问自己一个问题:今天你想完成什么?这件事有何重要?我们整个团队也会这样问自己,然后互相分享想法。接着我会准备出门,我为了提高效率和保护环境,已经减少衣物、减少化妆。通勤的时候,我通常会收听广播(目前最爱收听NPR台的广播节目Hidden Brain)或阅读,我订了一份名叫《Read This Thing》的电子通讯,我每天都会收到一篇长新闻,虽然文章是随机挑选,但全都很有质量,常常为我带来惊喜。”


早上


“回到办公室之后,通常我会一边喝特浓咖啡,一边透过Skype为一、两个病人进行心理治疗(我处理好些留学生个案)。一般来说,我在同期可以为六到八个病人提供治疗及指导。我的治疗风格跟大部分人所想的有点不一样,没有病人会躺在沙发上,我也不会在旁边写笔记。我的看病过程相当互动,我常跟病人大动脑筋或是拟订计划。之后我会处理The Brightly Project的工作,我最喜欢到学校实地考察,亲身接触学生支持小组和学生,并协助校方安装我们的软件、看看我们能在什么困难上提供协助,还有测试我们最新的或是开发版本的工具、听取用户反馈。”

Jamie在她最爱的住家风味茶餐厅吃饭,餐厅位于观塘,廉价又舒适

午饭时间


“不知怎的,事情总是在中午出现变化,像是接到电话、收到驻校辅导员和社工的电邮等等,所以我通常是接近两点才吃午饭,但我不是在抱怨,因为这样反而可以让我避开正午的用餐人潮。我很喜欢到这间餐厅,这儿实在一流,虽然这么说我很过意不去,但我不想透露这间绝世好店的位置。这里天天鲜制住家小菜,不含味精,还提供无限量老火汤,而价钱只是港币28块,你舍得公开吗?”


下午


“我每天都会抽时间为公司筹谋新政策,让公司不断进步,而这工作最适合在午饭之后处理。我会泡一杯Dandy Blend咖啡代饮,戴上耳机,坐在远离办公桌的舒适椅子上,在iPad的Notability(我很爱用它)打开一份思维导图。我们利用公司系统的心理健康数据订立最新的策略性方针,并与首席技术官紧密合作,看看怎样提高学生工具的灵敏度和准确性。大概五点,我会再进行几小时的指导和心理治疗。”

Jamie经常在共享工作空间The Wave安静工作

晚上

“常常有人邀请我在学会或是活动作简介或演讲,我努力透过这些机会打破大家对心理健康和自杀问题的迷思和忌讳。我很高兴有机会向不同的对象分享心得,大部分人最初对我们的工作甚有保留,常问科技怎样改善心理健康。而且很多人认为科技是心理健康出岔子的成因之一,特别是年轻人。这方面说来话长,我们找天再说吧。不管是简介或是演讲,最教我高兴的始终是事后的讨论,以及大家所分享的故事,还有他们的关注,总是会让我感受到香港青少年将会有更光明的未来。”

类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