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我的一天:趙千媄博士

「父母從小對我管教非常嚴厲。」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兼社會企業家趙千媄(Jamie)在訪問開首這麼說。「久而久之,那些批評的聲音在我心中植根,令我跌入負面情緒的漩渦。不難想像,我在少年時期總是愁眉苦臉、缺乏自信、討厭自己,愛為了芝麻小事自責。可悲的是我壓抑這些情緒長達十年,這正好與統計數字不謀而合,很多人跟我一樣經歷了精神困擾長達十年才會求助。那些仍在苦海浮沉的朋友,往往因為難以找到人幫助而舉步為艱。」


Jamie的個人經歷激發她創辦The Brightly Project計劃,旨在打破學生對心理健康的忌諱及批判。她與團隊積極推出多項創新對策,包括透過手機應用程式#TrueFeels,讓合資格的專家為受困擾的青少年打氣及提供解決良方,直至他們情緒好轉。Jamie的工作成績斐然,更讓她入選《福布斯》亞洲版30 Under 30名單及躋身《Hong Kong Tatler》的Gen.T名單。「我想讓學生體會到求助不是那麼可怕,毋需避忌,並幫助他們更快重拾幹勁,展望將來。」


The Style Sheet與你一同看看創科社會企業家兼臨床心理學家平常的日程。


清晨


「我大概早上七時半起床,然後攤開瑜伽墊做三次拜日式,稍微拉筋,迎接新一天。然後我會磨豆泡咖啡,一邊喝,一邊細想今天要做些什麼,重點是要有清晰目標,因此我們每天早上都問自己一個問題:今天你想完成什麼?這件事有何重要?我們整個團隊都會這樣問自己,然後互相分享想法。接著我會準備出門,為了提高效率及保護環境,我已經減少衣物、減少化妝。上班途中,我通常會收聽電台(目前最愛收聽NPR電台的節目Hidden Brain)或閱讀,我訂了一份叫《Read This Thing》的電子新聞,每天都會收到一篇長新聞,雖然文章是隨機挑選,但全都很有質素,常常給我驚喜。」


早上


「回到辦公室後,通常我會一邊喝特濃咖啡,一邊透過Skype為一、兩個病人進行心理治療(我正在處理不少留學生個案)。一般來說,我在同期會為六至八個病人提供治療及指導。我的治療風格跟大部分人眼中的不一樣,病人不會躺在沙發床上,而我也不會坐在一旁寫筆記。我的看病過程相當互動,我常跟病人一起動腦筋或擬訂計劃。之後我會處理The Brightly Project的工作,我最喜歡到學校實地考察,親身接觸學生支援小組及學生,並協助校方安裝我們的軟件,看看學校有什麼地方是我們能夠協助的,還有測試我們的新版或研發版的工具,聽取用家意見。」

Jamie在她最愛的住家風味茶餐廳吃飯,餐廳位於觀塘,廉價又舒適

午飯時間


「不知怎的,事情總是在中午出現變化,像是接到電話、收到駐校輔導員及社工的電郵等等,所以我通常是接近兩點才吃午飯,但我不是在抱怨,因為這樣反而可以讓我避開正午的用餐人潮。我很喜歡到這間餐廳,這兒實在一流,雖然這麼說很過意不去,但我不想透露這間絕世好店的位置。這裡天天鮮製住家小菜,不含味精,更有老火湯任飲,而價錢只是28元,你捨得公開嗎?」


下午


「我每天都會抽時間為公司構思新政策,令公司不斷進步,而這工作最適合在午飯後處理。我會泡一杯Dandy Blend咖啡代飲,戴上耳機,坐在遠離辦公桌的舒適椅子,在iPad的Notability應用程式(我很愛用它)打開一份思考圖。我們利用公司系統的心理健康數據訂立最新的策略性方針,並與科技總監緊密合作,看看怎樣令學生工具更靈敏和準確。通常在五時開始,我會再替病人做幾小時指導及心理治療。」

Jamie經常在共享工作空間The Wave安靜工作

晚上


「不時有人邀請我在學會或活動上講話,我努力透過這些機會打破大家對心理健康和自殺問題的迷思和忌諱。我很高興有機會向不同的對象分享心得,大部分人最初對我們的工作甚有保留,常問科技怎樣改善心理健康。而且很多人認為科技是心理健康出問題的成因之一,特別是年輕人。這個話題說來話長,我們找天再說吧。每次演講,最教我高興的始終是事後的討論,以及大家所分享的故事,還有他們的關注,總會讓我感受到香港青少年將會有更光明的未來。」

類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