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週日晚餐:Manuel Palacio

如要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需要熬過7年的漫長等待;但對於建立目前由14間餐廳和酒吧組成、持續擴展的事業王國來說,只花7年就能達成算是很快。自Manuel Palacio在2013年與其共同創辦人兼良師Christian Talpo開設首間餐廳Pirata至今,他已順利完成這個兩個7年任務。

Manuel Palacio and Janice Leung Hayes have dinner at The Pizza Project
梁幗婷(Janice)與Pirata Group共同創辦人Manuel Palacio於星街小區的餐廳The Pizza Project共進晚餐

集團最新開設的餐廳The Pizza Project位於星街小區,Manuel和我坐在餐廳的和煦露台,他開始沉思當初為何這麼熱衷在這個小區開店(其實拐角處有他另一間餐廳Pici)。這位馬德里人說:「其實我以前住在這區,很有歐洲風情,而且生態系統的規劃十分完善,有咖啡廳、健身室、餐廳、商店等等,非常多樣。舉例說,最初我們打算在此開設薄餅餐廳,但被拒絕了,因為同區已有另一間薄餅餐廳,後來它結束經營,我們才能在此開設The Pizza Project。」

Kitchen staff at The Pizza Project prepare pizza
烹飪團隊炮製意式辣肉腸招牌美食及星街小區獨有的意式風乾牛肉

卡邦尼薄餅登場,它是以經典卡邦尼意粉為基的升級製作,用上意式煙肉、鵪鶉蛋和幼滑的fior di latte水牛芝士。我們一邊吃,Manuel一邊分享了店址舊史。開設The Pizza Project之前,這裡原本是Pirata Group旗下另一間餐廳鄭氏烤肉,主打西式中菜。可是生意不如預期,於是決定結束營業,他說:「當時我們『太大想頭』,以為做什麼都能成事,結果給上了一堂課。」某程度上,那時Pirata有發展的『想頭』也不是沒有根據,畢竟他們有不同菜系的餐廳,有意大利菜的,也有日系秘魯菜的。而坐落於進教圍附近的低調地舖餐廳Pici,是廣受歡迎的手工意大利麵餐廳酒吧,它是由Manuel口中的「a little project」計劃項目發展出來的,轉眼間今天已有五間分店遍佈港九新界。「Pici如此成功完全在我預料之外,雖然我預期會很忙,但從沒想過一星期有一萬人次光顧。」

Pizza in the oven at The Pizza Project
特製石爐快速焗熟薄餅,餅皮香脆可口

對Manuel來說,業務的高低起跌是學習機會,而學習是邁向成功的道路。由他15歲那年在馬德里一間賣熱朱古力和西班牙油條的餐廳當洗碗工,到今天已在款客服務業打滾接近20年,他學到很多關於做生意的要點。他說:「經營餐廳沒有什麼秘訣,就是經常工作16、18、20個小時,這是出於對行業的熱愛。」然後他緬懷著開店的種種,想到自己天真的一面還笑起來:「我們開設Pirata的時候,打烊後我仍會待在餐廳,摸摸那些家具和牆壁。我喜歡餐廳的所有部分。」

Janice Leung Hayes enjoys pizza at The Pizza Project
左:廣受歡迎的卡邦尼薄餅以卡邦尼意粉為靈感,加入鵪鶉蛋和意式煙肉製成。右:桌上放了各式各樣的美食

意式青醬薄餅來了,它用上The Pizza Project的招牌底醬,以意式羅勒醬、車厘茄和三款芝士:香濃幼滑的布拉塔芝士、fior di latte水牛芝士及莫札瑞拉水牛芝士製成。在細味的同時,Manuel開始細數集團的多元構思。這些是他和Talpo想出來的構思,亦即是他所說「憑直覺、憑感覺」的構思。有了構思後,他將之變成實體的第一媒介並不是食物,而是音樂。全因他曾在後青春期創立hip-hop唱片公司(他笑說:「顯然是失敗收場」),所以自此音樂成了他發揮創意的重要渠道。他選擇以音樂帶出構思,並說:「我負責挑選所有餐廳播放的音樂,當然我會做市場分析,也會計算清楚,但說到底一切還是源於直覺。」


開胃的意式辣肉腸薄餅搭配意式煙燻香腸和fior di latte水牛芝士,我們大快朵頤的時候,Manuel又分享他上了的另一堂課:「每天都是從零開始,今天的服務水準要靠今天的表現。」他希望所有來到Pirata旗下餐廳的客人,都會對餐廳感覺良好,因此款客殷勤、服務穩定和價錢相宜是關鍵。」

Freshly made pizza at The Pizza Project
開胃的意式辣肉腸薄餅、香滑的意式青醬薄餅和以鵪鶉蛋鋪面的卡邦尼薄餅是完美組合

Manuel也經過多番努力才能讓自己感覺良好。他來香港的最初幾年有點難熬,那時還未創立Pirata。他說:「我對香港一無所知,就貿然移居香港。當年孤身來港,完全沒有朋友,但一年後我開始交到朋友,還找到了女朋友。」在他來港後的第四年,儘管他已在率領一間剛起步的餐飲公司,或正因如此,他還是覺得「有點沒趣、不夠挑戰性,於是開始探索大自然。當我發掘到香港的這一面,這裡就成了我最愛的城市。」現在,他每個星期都會去幾次越野跑,通常是去山頂或西貢,一週所跑的距離可長達100公里。


對任何人來說,2020都是充滿挑戰的一年,甚具社會性質的款客服務行業大受打擊;對Manuel個人亦然,因為他見證許多親友受到身心的健康問題影響,並認為保持平衡的生活模式非常重要。他解釋:「我對人有一份熱愛」,所以他才投身款客服務業。雖然身為日理萬機和充滿創意的企業家,但這些經驗教曉他要珍惜時間去愛和照顧自己,這或許是眾多課堂中,最重要的一課。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