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閱讀能夠改變人的世界觀、觸發個人成長,或者帶來寶貴的靈感。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The Style Sheet為了慶祝這個重大日子,邀得四位現居(或曾居)於香港的作家為我們推介一些好,並分享這些作品如何改變他們的一生。

太古廣場Style Sheet推薦的《The End of Vandalism》封面,此書作者為Tom Drury

Duncan Jepson,得獎導演、作家及監制

推介書籍:《The End of Vandalism》,Tom Drury著,1994年出版


「我從未到過美國中西部,卻大半生都對該地非常嚮往。廣闊無墾的乾涸平原、龐然巨石和一望無際的天空,偶爾瞥見綿延的道路、河流、散落的城鎮和大片農地,讓我在腦內踏上一趟夢幻旅程。我在英國約克郡谷地(Yorkshire Dales)長大,那裡山路狹隘、地勢起伏不平,鄰里住得很近,幾乎沒有分隔,所以實在難以想像在美國中心的曠野生活。那裡不像香港等城市繁忙,因此成為了我的心靈綠洲。


「我是一個外地人,只看過一些相關電影,卻對美國中西部很多遐想,直到讀完Drury的故事,才終於知道西部的真實面貌。他故事裡的角色並不孤獨,也不沈醉在痛苦和自我掙扎之中。他描寫的小鎮生活十分溫馨,人物各有房屋,關係卻十分親密。他的文筆爽快幽默,筆下68個角色全部有血有肉,他們有各自的野心和夢想,亦有自己的生活,偶有分離,卻總會回到彼此身邊。他的文字極富魅力,讓我也想執筆寫作,創造自己的角色,讓他們時常陪伴左右。我離開香港,搬到媽媽的家鄉新加坡,之後又再搬回約克郡谷地,陪伴患有末期疾病的爸爸。搬返之前的幾年,我時常帶我爸爸遊車河,走遍谷地各處。我總會想起Drury筆下的人物,為了逃離城市的繁囂,躲進安靜的回憶裡面,傾聽自己的每一下心跳。」

太古廣場Style Sheet推薦的《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封面,此書作者為Philip Zimbardo

Libby Lam,兒童書作家及插畫家

推介書籍:《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Philip Zimbardo著,2007年出版


「自大學時期起,我便十分佩服Philip Zimbardo的破天荒研究,分析一般人如何變成壞人。他的研究叫我反思自己的行為,但我當時還很年輕,入世未深,對於處境因素和群眾壓力的影響尚有保留,特別不懂好人為何會受影響,因而作惡。其後12年,我在企業工作,更成為了媽媽,這些經驗加上終於打開《The Lucifer Effect》,讓我對這個議題有全新解讀。他在書中以第一身角度,記錄史丹福監獄實驗及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的虐囚事件,再次讓我大開眼界。


「這次,我不再懷疑人性的醜惡,知道人性在惡劣環境下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雖然這個理論聽起來很可怕,我卻能在日常生活中找到相關例子,除了新聞上的噩耗,就連辦公室內也會發生。我從母親的角度出發,更是發現子女有意無意的邪惡:他們會貪心,想吃更多糖果;他們會不小心濫用權力,比如以長子長女的身份欺壓弟妹;他們會隨波逐流,只為融入新的團體。我覺得父母應該和子女及早討論善惡的問題。於是,我寫了第三本兒童書《脆炸兒童》,將《The Lucifer Effect》繪製成畫,讓父母和子女藉此展開討論,鼓勵他們尋找自己的道路。」

太古廣場Style Sheet推薦的《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封面,此書作者為Alice Munro

Mishi Saran,小說家

推介書籍:《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Alice Munro著,2001年出版


「當我工作遇到瓶頸,我會去讀詩。我的書櫃上有很多詩集,作者包括Seamus Heaney、Ted Hughes、Dom Moraes、魯迅、Kabir、Ocean Vuong、Imtiaz Dharker、Dylan Thomas、黃裕邦,以及1989年收到的一份禮物:香港大學出版社的《101首中詩英譯》。


「至於散文,我也看很多作品,其中以一位加拿大作家的文字最打動我。她精雕細琢的句子極具力量,落在紙上依然擲地有聲。她深明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每一個舉動都會影響彼此,有時毋須言語,亦無聲無色。她以尖銳的筆鋒,劃破瞬間的張力,描繪欲言又止的糾結,刻劃門口單純不過的離別,細說出乎意料的一吻,展開一場救贖人心的微小革命。這一切發生於乏味的加拿大,但她卻能讓你感到恐懼。沒錯,我說的正是Alice Munro,而我最喜歡的作品大概是《Hateship, Friendship, Courtship, Loveship, Marriage》——大概吧,我不太專一。


「當我知道她贏得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我整天都雀躍不已,覺得自己眼光很準。那天一切都很美好,陽光是金色的,世界是有公義的。」

太古廣場Style Sheet推薦的《The Illuminatus! Trilogy》封面,此書作者為Robert Shea及Robert Anton Wilson

黃孝勇,漫畫作家

推介書籍:《The Illuminatus! Trilogy》,Robert Shea和Robert Anton Wilson著,1975出版


「《The Illuminatus! Trilogy》和讀者鬥智鬥力,更助我發展寫作技巧。它的故事錯綜複雜,幾個主線相互交接,全書共800多頁,講述兩位紐約偵探接獲一單案件,查找一位失蹤的雜誌編輯。他們因此走遍世界各地,更被捲入兩大黨派——Discordians和Illuminati——的永恆之戰。作者從不同人物和視點出發,闡述秘密組織之間撲朔迷離的關係,解構數之不盡的局中局、陰謀和令人費解的謊言,找出被掩藏的真相。


「我幾年前看完這部巨作,因為那時都在上班途中看書,造就我和其他地鐵乘客——他們有的已經看完三本書,有的正在看——的有趣對話。當時我不以為然,後來卻發現這些對話有助我幾年後為工作或其他創作者的系列撰寫故事。除此之外,它巧妙地切換視點和敘事人物,有時更是在同一個場景。當我開始認真寫作,我便特別考慮視點和人物的說話方式,這樣我更能明白角色特質,更好借助他們講述我心裡的故事。」

類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