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07 April 2022
文:
Christel Escosa
圖:
Ken Wu (@lightseed)
07 April 2022
文:
Christel Escosa
圖:
Ken Wu (@lightseed)

與Arnault Castel共進週日午餐Sunday Lunch with Arnault Castel

Sunday lunch at Pici with Arnault from kapok Hong Kong

可是沒有關係。他是kapok的創辦人,來了香港這麼久,亦已入鄉隨俗,目的地越近就越容易遲到。他不喜歡舟車勞頓,於是地理密度高的香港正合他心意。


我們在進教圍Pici用膳,對面和轉角就是他的兩間生活精品店。「你知道嗎?樓上曾是我的辦公室,而那邊…」他指向香港最親切的意大利餐廳之一,「…以前是法國餐廳。事實上,那邊的kapok以前也是法國餐廳。」他憶述。回到此刻,我們準備品嚐意大利菜,決定先喝一點白酒,再享受吞拿魚醬牛肉切片和番茄布拉塔芝士兩款前菜。至於主菜,Arnault點了經典黑胡椒芝士意粉,而我點了卡邦尼意大利雲吞,一刀切開便見金黃色的流心蛋黃,實在賞心悅目。

Pici Hong Kong

我們的話題便回到Arnault的法國根源。「我來自法國南部釀酒地區一個叫Corbières的小村落。那裡是我兒時的天堂,但是當我成為了青少年,便覺得無聊透頂——雖然到了現在,我又再次愛上了它。」Arnault起初來到香港時只有22歲,他參加了一項計劃,避開了法國的強制兵役。「當時我在銀行為第一份工作面試,過程非常無趣。面試期間,我就著香港的經濟前景大造文章,然後幾個星期後,我收到了回信——是的,我年紀很大了!——然後就來了香港。1996年農曆新年,我在香港啟德機械降落。26年之後,我還在這裡!」他笑說。

 

第一間kapok門店位於天后一條租金低、不起眼的街道。那是Arnault的第一個小項目,他發現自己比以往都要享受工作。因此當機會來了,他便把門店搬到星街小區。他記得當年Pici隔壁茶餐廳老闆對於這個搬到自己對面的法國人充滿疑惑。「不知為何,他們總以為我會開漢堡店!」他們為何會有那個想法,到了今日還是不得而知,不過Arnault的確有個餐飲夢。「我想從事令人快樂的業務,而我堅信盛夏中一杯美味的雪糕會帶給人無比的快樂!所以我一直夢想設立自己的雪糕品牌,開一間雪糕店。」這或許是流淌在血液裡的嚮往:小時候,Arnault就夢想開一間糖果店。在青少年時期,他想開書店;長大成人後,他想像自己經營唱片店。「Kapok大概是命中注定要發生的。」他說。

kapok founder Arnault Castel at Pici Hong Kong

Arnault的個性和他的店舖十分相似:活潑、輕鬆、有趣而且充滿熱情。這一份熱情配合他的獨特品味和觸覺,為店內精選前衛的「未來經典」。那麼,他最近又情迷哪些精品?「我喜歡gorpcore,這是實用與時尚的融合,讓人無拘無束地呼吸和活動,舒服之餘亦特別好看。即使不是遠足也可以穿gorpcore,畢竟行山很累!」他說。玩笑歸玩笑,縱然此刻受防疫措施所限,Arnault其實也很喜歡運動。他的靜止心率很低,說明他的體能很好,或者非常平靜。


「但我亦喜歡宅在家的潮流。」他補充說。「現在,我可以隨意留在家中,不用感到羞愧。這是內向型人格的天堂!」因此,只要他不去遠足或參加本地網球賽,就會在家和小黑貓Solange二人世界,或者獨自在房間跳舞。當甜品來到面前(我的是提拉米蘇,他的是意式紅莓醬奶凍),我問他成功秘訣是什麼。「我喜歡有效拖延法,它是我的成功竅門。」回想起來,我很肯定一件事:Arnault很懂得生活。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