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當藝術遇上設計

「我喜歡以藝術手法做建築項目,用建築的方法創作藝術。」 在2018「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上,蕭國健為太古地產貴賓室設計了這個名為Cumulus的創意空間。「能夠這樣交換理念實踐不同創作,實在是有趣的經驗。」


本身為建築師的蕭國健對當代藝術情有獨鍾,收藏亞洲藝術作品超過十年,亦影響至個人創作風格,既是建築師又是藝術家的身份已為人所公認。他擅長將藝術概念融入建築作品、敢於把建築理論運用在雕塑設計、藝術創作上。這次貴賓室的設計便是最佳例子,與過往以結構出發的設計大相逕庭。

Cumulus,如其名,是雲層的意思。蕭國健的構思來自太古地產的物業,特別是屹立在太古坊,高聳入雲的港島東中心,還有高踞半山司徒拔道,法蘭克・蓋瑞設計的「傲璇」,佔據天際的大樓像被雲層環抱著。「我總認為那些雲層是這些建築物的佈景板。」不過說到作品中雲層的設計卻另有所指,貴賓室是「同一個天空,同一片雲層下的一個連繫點」。就正如太古地產致力連繫物環境、空間與用家,貴賓室正是意念與思想交匯的自由空間。


以天然木材、淡白色彩、和順線條塑造的貴賓室,利用了燈光效果、半透明布匹摺疊,製造了富有動感的雲層設計。「人們互動時便會產生物理效果。」蕭國健說,「當我們交談或走動時,會影響到四周的空氣和環境,我用布匹做的雲層便會擺動,正好代表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繫。製造這個動感效果,讓你不只聽到聲音,看到人群,更可以看到布匹在晃動,具體地證明了人的交流與思想交匯在這個空間正在發生中。」

當然蕭國健沒有忘記藝術層面,「我希望做一個雲層形狀的貴賓室,對我來說單是形狀及物料是不足夠,只是完成了建築部分,還需要注入藝術原素。」於是他把傳統中國水墨融入雲層的設計上。首先他用水彩在白紙上繪畫,然後再加上水墨,再用電腦素描調較效果,最後把作品打印在白色、輕巧、半透明的布料上。



對蕭國健來說,設計是一個花盡腦汁的過程,而資料搜集則是不可或缺,他動手創作前必須經過大量的閱讀,清楚了解整個計劃。「我知道有些設計師依賴感覺及印像去創作,但對我來說在開始創作時,必需想到一個理由,有一個想說的故事,資料搜集對整個創作過程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的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為了某個特定時刻而創作。」Cumulus也是一樣,只是為了此時此刻,還不在雲飄散時捉緊它?


太古地產將出三月二十八至三十日期間,在Cumulus 舉行Dialogue Series,登記及詳情請到此連結

類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