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我們網站上的最佳體驗。瀏覽更多
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在太古廣場慶祝30周年慶典之際,我們和香港人一起回首童年,憶起和這座都市一同成長的經過,並細數各種時日變遷。
鄧愛嘉(Victoria),創意總監。圖片由Victoria提供

鄧愛嘉(Victoria),上海灘創意總監


我最早的記憶是和弟弟Edward玩遊戲。我們很喜歡打扮、聽音樂和吃傳統廣東菜。我們住過很多地方,例如山頂、半山,甚至有一段時間住在中國會,而我最喜愛遠離市中心、父母曾經生活的西貢舊居。父母很愛舉辦午餐或晚餐聚會,因此家裡經常有客人出入,我們也很歡迎他們攜同小朋友和愛犬。那裡還有大草地、游泳池和美麗的海景。


我們以前會到太古廣場看電影,我還記得很多朋友會在那裡開生日派對。我一直都特別鍾情紙品、文具和美術用品,小時候曾和媽媽堅持要在太古廣場的文具店逗留幾個小時,害她不能如願到樓上名店購物,想起來也覺得好笑!

中國會宴會廳。圖片由中國會提供

我在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修讀攝影和平面設計,我十分喜愛那段日子。我曾在時裝品牌Issa工作,又以自由時裝及人像攝影師的身份周遊列國,為《V Magazine》、《L'Uomo Vogue》和《Vogue Hommes Japan》等雜誌拍攝。雖然到處遊歷讓我有機會接觸很多引人入勝、時而誘發爭論的主題,的確值得興奮,可是香港始終給我家的歸屬感,同時亦充滿機遇,其中包括和父親聯手推動生活風尚概念品牌TangTangTangTang的機會。


與我的童年回憶相比,香港現在感覺更大、更繁忙,但是這個城市的靈魂、海旁的燈火和活力的社區面貌始終如一。也許我們失去了一些懷舊的光輝,那是屬於我父母的特質,可是我們的社會現在更加休閒和放鬆。


我自小就在香港的創意圈子打滾。我的父親非常支持本地和內地藝術家、音樂家和其他創意工作者,因此我一直知道城中不乏別具天賦的有志之士。然而,香港以商業之都聞名於世,而非一個主打創意的地方,所以要求大家將創意看成首要考慮,確實是很大挑戰。


這些日子,我有空就會和兒子Rocco(鄧藝)、丈夫在香港度過。Rocco甜美的笑容和爽朗的笑聲,總是能夠融化我的心。我們喜歡帶他到公園,讓他踩滑板車,或者到畢打行和H Queen’s看展覽。


香港對我很好,我很榮幸我是香港人。無論你去到哪裡,大家都對香港評價很高,如果你在外地遇上香港人,很多時候都能一拍即合。香港就像一個大家庭——縱使偶有爭吵,可是愛依然根深柢固。

趙于汶(Ruth),設計師。圖片由Ruth提供

Ruth Chao,創辦人及創意總監,Ruth Chao Studio


在我的記憶裡,香港永遠都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它完美平衡都市與郊野生活,你只需花幾分鐘車程,就可以上到山頂,或者去到海邊。對我來說,這是香港最棒的地方之一,你可以享有城市生活的方便,又可以享受大自然的安靜。


我和家人有一個傳統,那就是星期日飲茶、吃點心。每個星期日,我們都會一起吃午餐。我認為食物可以凝聚人心,而香港是一個美食天堂,選擇多不勝數。每個星期日,我和家人都會一早起來去飲茶,有時候尋覓新歡,有時候重拾舊愛,可是主題必定是點心。


這些年來,香港變了很多。我小時候想去畫廊或博物館,大多都是飛往海外,很少在本地探索。最近本地文化活動越發蓬勃,例如巴塞爾藝術展、西九文化區和大館等亮點。我很高興本地藝術畫廊和活動愈來愈多,帶來更多動力和靈感,鼓勵夢想家和搜索家開闢自己的道路。

太古廣場翻新之前。圖片由Roger Price/Wikimedia Commons提供

回想起來,太古廣場是我生命中不變的一部分。我們小時候總是去那裡看電影,我清楚記得戲院和中庭的模樣,高聳的天花讓室內充滿自然陽光。之後,太古廣場全面翻新,迎接全新流線「禪」式設計,一切渾然天成,叫人心境平靜。


我去了英國讀大學,可是知道自己一定會回來香港,因為我婆婆就在香港,而我和她十分親近。其中一個最觸動我的回憶,就是和她一起在公園餵鴨子。我當時太小了,不記得實際地點,但我每次都抱著滿懷的麵包和期待,因為我真的很愛餵鴨。


這些日子,我會帶我養的小狗到大自然去。牠是一隻積羅素,名字叫四葉草(Clover),很喜歡出外、在海邊踩浪,或在山間蹦跳。


香港的城市景致十分獨特,每次我看見維多利亞港,那些燦爛迷人的燈飾,以及熙來攘往的人群,依然會被感動。我覺得香港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之一。香港是我的家,我愛香港。

魏秋琪,瑜伽老師。圖片由魏秋琪提供

魏秋琪,瑜伽老師


我在香港長大,最早的記憶是在海灘摸蜆、到父母朋友的村屋拜訪和玩炮仗。我當時最喜歡做的事之一,就是去荔園遊樂場玩耍,可是荔園已經不在了。我小時候很喜歡玩一個遊戲:把硬幣拋出去,要是落在磁磚格子內,就可以嬴得一包綠箭香口膠。那時曾有一個復古摩天輪,現在已經被中環海旁的摩天輪取而代之,模樣更新穎,設計也不一樣。


我以前很喜歡香港街頭的小販攤檔,提供種類繁多的小食,而我最愛的其中一款是格仔餅,裡面塗滿花生醬,再灑上白砂糖。現在,你依然可以找到格仔餅,不過我已經好久沒吃了,因為我努力避開白砂糖。雖然這樣說,我不介意偶爾吃一次,回憶一下過去——這提醒了我,一定要帶我兒子吃一次。

荔園遊樂場。圖片由Simon Lee提供

我喜歡香港人中西合璧的才華,這是我們的獨特之處。作為香港人,我們也很重孝道,希望照顧父母,這些年來一直沒變。


我生於香港,然後在加拿大讀大學,畢業後遊歷了大約兩年,然後搬到美國,最後在大概五年前回歸香港。香港永遠都在我心中,這是我回來的原因,我亦很高興做了這個決定。


當我身在外地,總會想念街頭小食。幸運地,我在溫哥華和多倫多時仍可享受當地美食。現在我回來了,我想出去嘗試不同的餐廳,這是我小時候沒機會做的事,亦想閒時去行山。香港很多地方可以去,也很多事情可以做,無時無刻都一定有活動,因為這裡活力四射、多姿多彩。

Nancy Fung,Signature Communications創辦人。圖片由Nancy提供

Nancy Fung,Signature Communications創辦人


我和姐姐一起在香港長大,以前家人喜歡周末出海,四季如一。在夏天,我們會游泳和享受絕美的天氣,而在冬天,大人會打麻雀,小孩則去唱K。無論什麼季節,我們都會在南丫島吃一頓豐富的海鮮大餐。


我很記得面臨八號風球的興奮心情。爸爸會趁機帶我們入住新酒店,讓我們可以在香港度假,同時不用擔心食物和安全,現在的颱風就沒有那麼夢幻了。


現在香港的冬天沒有以前冷。小時候,當我穿上傳統中式綿衲,我就知道農曆新年快到了。寒冷天氣和綿衲很有節日氣氛,讓我開始期待新年的糖果和利是。我希望我兒子有機會在新年穿上綿衲,感覺我兒時曾有的興奮和期待。

淺水灣,1991年。圖片由Russell Watkins/Flickr提供

我記得太古廣場的開幕,為我們家庭帶來重大改變。在那之前,媽媽特別喜歡一個商場,她經常造訪,爸爸會開玩笑叫她去那裡當保安,反正她整天在那裡走來走去。當太古廣場開張,對我們來說像是一口清新空氣。爸爸喜歡探索新的地方,所以他會在周末帶我們到太古廣場。我記得那時在美食廣場吃拉麵,然後去逛新潮得不得了的無印良品。最近無印又在太古廣場重開,剛好讓我緬懷一番。


我從13歲就在海外讀書,去過加拿大、美國和英國,可是總知道自己會回來香港。我想和家人更親密,亦很想念方便快捷的生活,更不用說這裡的美食——我在倫敦的時候,當地的飲食業還沒興盛起來。


現在只要有時間,我就會陪我的寶貝兒子Anthony。我以前是個都市女性,可是有了Anthony之後,就開始更加欣賞大自然,希望儘可能讓他接觸花草樹木。香港交通發達,我們可以輕鬆去到南面的海灘,如果丈夫想和Anthony遠足,也可以踏上山頂晨運徑。


我很愛香港,感謝此地給我的溫馨童年。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