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Cookies来确保您获得我们网站上的最佳体验。浏览更多
返回 目录 Close
Image
在太古广场庆祝30周年庆典之际,我们和香港人一起回首童年,忆起和这座都市一同成长的经过,并细数各种时日变迁。
邓爱嘉(Victoria),创意总监。图片由Victoria提供

邓爱嘉(Victoria),上海滩创意总监


我最早的记忆是和弟弟 Edward玩游戏。我们很喜欢打扮、听音乐和吃传统广东菜。我们住过很多地方,例如山顶、半山,甚至有一段时间住在中国会,而我最喜爱远离市中心、父母曾经生活的西贡旧居。父母很爱举办午饭或晚饭聚会,因此家里经常有客人进出,我们也很欢迎他们携同小朋友和爱犬。那里还有大草地、游泳池和美丽的海景。


我们以前会到太古广场看电影,我还记得很多朋友会在那里开生日派对。我一直都特别钟情纸品、文具和美术用品,小时候曾和妈妈坚持要在太古广场的文具店逗留几个小时,害她不能如愿到楼上名店购物,想起来也觉得好笑!

中国会宴会厅。图片由中国会提供

我在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修读摄影和平面设计,我十分喜爱那段日子。我曾在时装品牌Issa工作,又以自由时装及人像摄影师的身份周游列国,为《V Magazine》、《L'Uomo Vogue》和《Vogue Hommes Japan》等杂志拍摄。虽然到处游历让我有机会接触很多引人入胜、时而诱发争论的主题,的确值得兴奋,可是香港始终给我家的归属感,同时亦充满机遇,其中包括和父亲联手推动生活风尚概念品牌TangTangTangTang的机会。


与我的童年回忆相比,香港现在感觉更大、更繁忙,但是这个城市的灵魂、海旁的灯火和活力的社区面貌始终如一。也许我们失去了一些怀旧的光辉,那是属于我父母的特质,可是我们的社会现在更加休闲和放松。


我自小就在香港的创意圈子打滚。我的父亲非常支持本地和内地艺术家、音乐家和其他创意工作者,因此我一直知道城中不乏别具天赋的有志之士。然而,香港以商业之都闻名于世,而非一个主打创意的地方,所以要求大家将创意看成首要考虑,确实是很大挑战。


这些日子,我有空就会和儿子Rocco(邓艺)、丈夫在香港度过。Rocco甜美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总是能够融化我的心。我们喜欢带他到公园,让他踩滑板车,或者到毕打行和H Queen’s看展览。


香港对我很好,我很荣幸我是香港人。无论你去到哪里,大家都对香港评价很高,如果你在外地遇上香港人,很多时候都能一拍即合。香港就像一个大家庭——纵使偶有争吵,可是爱依然根深柢固。

赵于汶(Ruth),设计师。图片由Ruth提供

Ruth Chao,创始人及创意总监,Ruth Chao Studio


在我的记忆里,香港永远都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它完美平衡都市与郊野生活,你只需花几分钟 车程,就可以上到山顶,或者去到海边。对我来说,这是香港最棒的地方之一,你可以享有城市生活的方便,又可以享受大自然的安静。


我和家人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星期天喝早茶、吃点心。每个星期天,我们都会一起吃午饭。我认为食物可以凝聚人心,而香港是一个美食天堂,选择多不胜数。每个星期天,我和家人都会一早起来去喝早茶,有时候寻觅新欢,有时候重拾旧爱,可是主题必定是点心。


这些年来,香港变了很多。我小时候想去画廊或博物馆,大多都是飞往海外,很少在本地探索。最近本地文化活动越发蓬勃,例如巴塞尔艺术展、西九文化区和大馆等亮点。我很高兴本地艺术画廊和活动愈来愈多,带来更多动力和灵感,鼓励梦想家和搜索家开辟自己的道路。

太古广场翻新之前。图片由Roger Price/Wikimedia Commons提供

回想起来,太古广场是我生命中不变的一部分。我们小时候总是去那里看电影,我清楚记得戏院和中庭的模样,高耸的天花让室内充满自然阳光。之后,太古广场全面翻新,迎接全新流线“禅”式设计,一切浑然天成,叫人心境平静。


我去了英国读大学,可是知道自己一定会回来香港,因为我婆婆 就在香港,而我和她十分亲近。其中一个最触动我的回忆,就是和她一起在公园喂鸭子。我当时太小了,不记得实际地点,但我每次都抱着满怀的面包和期待,因为我真的很爱喂鸭。


这些日子,我会带我养的小狗到大自然去。牠是一只杰克罗素梗,名字叫四叶草(Clover),很喜欢出外、在海边踩浪,或在山间蹦跳。


香港的城市景致十分独特,每次我看见维多利亚港,那些灿烂迷人的灯饰,以及熙来攘往的人群,依然会被感动。我觉得香港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香港是我的家,我爱香港。

魏秋琪,瑜伽老师。图片由魏秋琪提供

魏秋琪,瑜伽老师


我在香港长大,最早的记忆是在海滩挖蚬子、到父母朋友的村屋拜访和玩鞭炮。我当时最喜欢做的事之一,就是去荔园游乐场玩耍,可是荔园已经不在了。我小时候很喜欢玩一个游戏:把硬币抛出去,要是落在磁砖格子内,就可以嬴得一包绿箭口香糖。那时曾有一个复古摩天轮,现在已经被中环海旁的摩天轮取而代之,模样更新颖,设计也不一样。


我以前很喜欢香港街头的小贩摊档,提供种类繁多的小食,而我最爱的其中一款是格仔饼,里面涂满花生酱,再洒上白砂糖。现在,你依然可以找到格仔饼,不过我已经好久没吃了,因为我努力避开白砂糖。虽然这样说,我不介意偶尔吃一次,回忆一下过去——这提醒了我,一定要带我儿子吃一次。

荔园游乐场。图片由Simon Lee提供

我喜欢香港人中西合璧的才华,这是我们的独特之处。作为香港人,我们也很重孝道,希望照顾父母,这些年来一直没变。


我生于香港,然后在加拿大上大学,毕业后游历了大约两年,然后搬到美国,最后在大概五年前回归香港。香港永远都在我心中,这是我回来的原因,我亦很高兴做了这个决定。


当我身在外地,总会想念街头小食。幸运地,我在温哥华和多伦多时仍可享受当地美食。现在我回来了,我想出去尝试不同的餐厅,这是我小时候没机会做的事,亦想闲时去爬山。香港很多地方可以去,也很多事情可以做,无时无刻都一定有活动,因为这里活力四射、多姿多彩。

Nancy Fung,Signature Communications创始人。图片由Nancy提供

Nancy Fung,Signature Communications创始人


我和姐姐一起在香港长大,以前家人喜欢周末出海,四季如一。在夏天,我们会游泳和享受绝美的天气,而在冬天,大人会打麻将,小孩则去唱KTV。无论什么季节,我们都会在南丫岛吃一顿丰富的海鲜大餐。


我很记得面临八号风球的兴奋心情。爸爸会趁机带我们入住新酒店,让我们可以在香港度假,同时不用担心食物和安全,现在的台风就没有那么梦幻了。


现在香港的冬天没有以前冷。小时候,当我穿上传统中式棉袄,我就知道农历新年快到了。寒冷天气和绵衲很有节日气氛,让我开始期待新年的糖果和红包。我希望我儿子有机会在新年穿上棉袄,感觉我儿时曾有的兴奋和期待。

浅水湾,1991年。图片由Russell Watkins/Flickr提供

我记得太古广场的开幕,为我们家庭带来重大改变。在那之前,妈妈特别喜欢一个商场,她经常造访,爸爸会开玩笑叫她去那里当保安,反正她整天在那里走来走去。当太古广场开张,对我们来说像是一口清新空气。爸爸喜欢探索新的地方,所以他会在周末带我们到太古广场。我记得那时在美食广场吃拉面,然后去逛新潮得不得了的无印良品。最近无印又在太古广场重开,刚好让我缅怀一番。


我从13岁就在海外读书,去过加拿大、美国和英国,可是总知道自己会回来香港。我想和家人更亲密,亦很想念方便快捷的生活,更不用说这里的美食——我在伦敦的时候,当地的饮食业还没兴盛起来。


现在只要有时间,我就会陪我的宝贝儿子Anthony。我以前是个都市女性,可是有了Anthony之后,就开始更加欣赏大自然,希望尽可能让他接触花草树木。香港交通发达,我们可以轻松去到南面的海滩,如果丈夫想和Anthony远足,也可以踏上山顶晨运径。


我很爱香港,感谢此地给我的温馨童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