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目錄 Close
Image
<p>走進酒吧,我們總愛點那些已經喝過很多遍的雞尾酒,譬如「Aperol Spritz」開胃酒、「Gin and Tonic」(琴通寧)和「Margarita」(瑪格麗特)等等,但我們沒點的那些呢?雖然它們的名字可能有點陌生,但不代表不值得一試嘛。因此,我們請來酒保推介多款常被遺忘的雞尾酒,重拾這些滄海遺珠。</p>
Café Gray Bar的Jack Leung推介經典雞尾酒「Sazerac」

1. Sazerac


「這是一款經典雞尾酒,用干邑、黑麥威士忌、茴香、苦酒和糖調製,比例恰到好處。原始配方只用干邑,但根瘤蚜在1870年代肆虐,大大打擊干邑的產量,於是改用黑麥威士忌。雖然這些年來配方有變,但『Sazerac』的招牌味道始終未變,全靠一種重要材料:Peychaud’s芳香苦酒。我喜歡在經典配方稍添巧思,採用一半干邑、一半黑麥威士忌調製,這樣入口較幼滑,也能帶出淡淡的香料味和雲呢拿味。」— Café Gray Bar的Jack Leung推介

鄭氏烤肉的Hanson Fok建議大家嘗嘗「Adonis」,這款甜味雞尾酒很容易入口

2. Adonis(阿多尼斯)


「1884年,百老匯音樂劇《阿多尼斯》連續上演了603場,並於第500場特別調配一款以劇作命名的雞尾酒。當年『阿多尼斯』雞尾酒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風靡一時,廣受歡迎。這款甜味雞尾酒略帶橙味和檸檬味,容易入口,而且酒精含量不高,特別適合歡樂時光享用,佐配味道濃郁的小食或甜品更佳。」— 鄭氏烤肉的Hanson Fok推介

James Dean’s Rebel Without a Cause」像充滿聖誕風味的「Old Fashioned」,BAR Q88的Bryson Rivera建議大家一試

3. James Dean’s Rebel Without a Cause(叛逆浪子占士甸)


「『Old Fashioned』(古典雞尾酒)算是無人不曉的雞尾酒,但很少人知道它是世上第一杯雞尾酒。原始配方是用苦酒、酒精和糖調製而成,不過我們BAR Q88不用糖,而是用薑餅糖漿;也不用angostura苦酒,改用自家製的獄火苦酒。獄火苦酒用紅辣椒和Peychaud’s苦酒製成,為雞尾酒加入一抹香料味,像杯充滿聖誕風味的『Old Fashioned』。另外,這款酒也加了『野火雞』波本威士忌,靈感來自占士甸在《阿飛正傳》飾演的叛逆浪子。」— BAR Q88的Bryson Rivera推介

「Sidecar」是用干邑調配的雞尾酒,已經流傳一個世紀,The Continental的Adrian Noguera也很喜歡喝它

4. Sidecar


「干邑是烈酒,很多人不愛用它來調酒,但其實它很適合調製多款美味雞尾酒,Sidercar就是其中一款。雖然沒有人知道『Sidercar』的確實來源,但普遍認為它大概起源於一次大戰末期,巴黎麗思酒店更聲稱這款雞尾酒是他們研發。Sidercar的調製配方在1922年首度面世,後在1948年於大衛恩伯里《調酒的藝術》一書中出現,作者更將它列為六種基本調酒之一。除了干邑,炮製這款雞尾酒也用到橙酒及檸檬酒。」— The Continental的Adrian Noguera推介

Commissary的James Barker推薦「Yellow Bird」,這款雞尾酒用冧酒調製,滿有加勒比風情

5. Yellow Bird(黃鳥)


「雖然這款雞尾酒的由來模糊不清,但有酒客說它的名字取自一首同名的海地歌曲,而這首歌在1950年代重寫成英文版,更被許多加勒比人視為非官方『國歌』。所以,當你品嘗這款懷舊雞尾酒的時候,就如置身加勒比一樣。而製作『Yellow Bird』的材料包括:Nusa Cana冧酒、加利安奴甜酒、香蕉酒、菠蘿及青檸。」— Commissary的James Barker推介

American Brasserie的Chelsea Yuen介紹大家試喝「Miss-a-sippy」,這款雞尾酒用有機伏特加和清新薄荷製成

6. Miss-a-sippy

「密西西比河是北美洲的重要河道,雞尾酒『Miss-a-sippy』以它為創作靈感,用上美國有機伏特加調配而成,入口清爽,辛香可口。此外,雞尾酒也加入熱帶柑橘和肉桂,讓人想起密西西比的和暖天氣,一喝就感受到墨西哥灣沿岸地區的休閒風情。至於淡淡的薄荷味,則把你帶到安靜宜人的繁茂山林。」— BIZOU American Brasserie的Chelsea Yuen推介

類型

關閉